九五至尊V彩金_去展网_广博文具

九五至尊V彩金

免费周易算命网

2017年08月08日 19:43

字体:标准

  

  

  少年拿了毛巾,本想自己帮她,却被万贞嫌他手脚不分轻重,只得坐在旁边看着她做事。

  小太子站在台阶上,将万贞脏污的头发用手抹平整,再将貂婵冠帮她戴上。他年纪还小,平时动手的时候又少,冠下的绳结弄了好一会儿都没弄好。万贞也不催他,安静的任由他一遍遍的试结。

  万贞抿了抿嘴,低声道:“然而,您选择的嗣子,他日未必能顺利的成为东宫之选。”

  万贞深吸口气,扶着桌子慢慢起身。杜箴言猛然扑过来抱着她,急声道:“贞儿,我们走吧!他们不就是觊觎钱财吗?给他们!我们带上孩子走,走得远远地!从此来再不回来!”

  他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太大,万贞只当没听到,道:“真话就是……小爷,我在宫里当差侍奉主子,已经够累了,出宫就是图个轻松快活!在外面偶遇一个能说几句话的人,还惦记着去弄明白对方的身份,从里面弄好处,累不累?”

  万贞一怔,她原来只是一时不忍,想救她一救,现在见她说话条理分明,却是真有几分欣赏了,点头道:“夏时,这丫头我领走了。”

  若是景泰帝当真派兵强闯仁寿宫拿人,孙太后给还是不给?给,颜面扫地,附属勋贵多半都要看出虚弱,因此离心;不给,仁寿宫目前的守卫虽是孙太后顶着压力安置的嫡系将领,但禁卫终究还是御驾直属。真到了拔刀相向的时刻,不说兵力上的悬殊,只怕能有勇气与皇帝对抗的人不会很多。

  万贞讶然:“娘娘,我没有带过孩子!”

  万贞以为自己送的礼有什么地方犯了她的忌讳,纳闷的说:“姑姑,那绸缎庄的人说这是苏松那边新研制出的纺织手法,叫‘双宫织花纺’。我看他们的样式好看着呢,怎么,您不喜欢?”

  少年心中忧虑,在她面前却是丝毫不显,只报喜不报忧:“贞儿,父皇派怀恩来接我回宫了!”

  他虽然不想让万贞休养的时候还为外面的事操心,但不告诉又怕她胡思乱想,反而影响心情,沉吟片刻,凑在她耳边道:“我对父皇说石亨暗中联络,意欲挟制我不轨,父皇信了。”

  这一等,万贞和朱见濬就从上午等到了下午。景泰帝听完嬉剧,又睡了一觉,才一边端茶漱口,一边问舒良:“他们呢?”

  以前他召集僧道方士,都是交给一羽听用,最近一段时间却是自己也常召见。万贞知道其中的缘由,心中一股莫名的惶恐,握住他的手道:“我想要孩子,是因为无子于你不利;可你若是为了令我怀孕,却劳损了自身,那却是本末倒置了。何况现在……你已经有子,我们还是顺其自然吧!”

  若是他这么低头,父亲仍旧全然无视,那还不如就这样父子僵持着,即使日后事情不谐回想起来,也还存着一个可以辩解的借口,以免显得自己不得父亲垂青,孤寒无依。

  人家父子之间,自然有外人不便听的话要说,她也不好再留,收好桌上的海图略微示意,下楼离开。走到楼下,还听到杜箴言沉郁的声音:“你们母子俩心心念念要的东西,我已经留下了,你还来干什么?”

  他能为了验证生育能力,在江南广延名医,滥做实验,除了对身体状况的担忧,难道就没有希望拥有自己的孩子的渴盼吗?

  小太子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回答:“皇叔不怕,濬儿也不怕……我随皇叔去,贞儿不去。”

  万贞本想就此骑马离去,转念一想,又拉着太子转到会馆的前门。

  他们说话间,刚才的御者已经赶了辆油壁车过来,小心翼翼地道:“殿下,车来了,还请移驾!”

  万贞又惊又怒又心痛,抱着少年,吻了吻他的脸,轻轻抚慰:“别难过,你是这世间最温柔、最聪明、最宽厚、最善断的少年,这些风雨,不过是天降重任而给的磨练,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  万贞从来没见过人的表情可以在短时间内发生如此大的变化,一瞬间孙太后连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,满面红紫,五官扭曲,腮帮子都因为牙咬得太紧,而鼓了鼓,以至于她不得不闭上双目,用力按住桌子,才没有发出声音。

  

  但钱皇后虽然在身份落差这件事上,适应得比周贵妃好,也没有好到可以不顾尴尬,在大驾出宫时亲自带着太子去蹭汪皇后的凤辇的份上。因此她有时想起这点,便常觉愧疚。万贞理解她的心情,温声道:“娘娘,此事只怪人心险恶,与您无关。”

责任编辑:免费周易算命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